亚洲澳门城人网

  • <tr id='QvPiSV'><strong id='QvPiSV'></strong><small id='QvPiSV'></small><button id='QvPiSV'></button><li id='QvPiSV'><noscript id='QvPiSV'><big id='QvPiSV'></big><dt id='QvPiSV'></dt></noscript></li></tr><ol id='QvPiSV'><option id='QvPiSV'><table id='QvPiSV'><blockquote id='QvPiSV'><tbody id='QvPiS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vPiSV'></u><kbd id='QvPiSV'><kbd id='QvPiSV'></kbd></kbd>

    <code id='QvPiSV'><strong id='QvPiSV'></strong></code>

    <fieldset id='QvPiSV'></fieldset>
          <span id='QvPiSV'></span>

              <ins id='QvPiSV'></ins>
              <acronym id='QvPiSV'><em id='QvPiSV'></em><td id='QvPiSV'><div id='QvPiSV'></div></td></acronym><address id='QvPiSV'><big id='QvPiSV'><big id='QvPiSV'></big><legend id='QvPiSV'></legend></big></address>

              <i id='QvPiSV'><div id='QvPiSV'><ins id='QvPiSV'></ins></div></i>
              <i id='QvPiSV'></i>
            1. <dl id='QvPiSV'></dl>
              1. <blockquote id='QvPiSV'><q id='QvPiSV'><noscript id='QvPiSV'></noscript><dt id='QvPiSV'></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vPiSV'><i id='QvPiSV'></i>
                當前位置:深圳⌒新聞網首頁 > 圖片視覺 > 環宇博聞 > 

                疫情之下 那些“高冷”的大∑型物理學設施還好嗎?

                2020-04-03 09:12來源:科技日報

                科技日報2020年4月3日訊 幅員遼闊、人煙稀少的阿根廷南美大草原似乎是保持社交距∩離的理想之地。位於門多薩地區的△皮埃爾·俄歇天文臺是全球最大的宇宙射線天文臺,它由1600多個汽車大小的塑料罐組成,這些塑料罐裝滿十字军打击水,零星地散落▂於約3000平方公裏的土↑地上,只有吃草的牛兒魔法偶爾過來與之相伴。

                然而,這一ζ人跡罕至的大草原也未能逃過新冠々肺炎的“魔掌”。由於阿根廷現已封國,維護人員無法定期維修探測器,包括更換故障電池等。項目經理英葛·阿勒☆科特說:“由於長期缺乏維護,設備將無法開展工作。目前,天文臺不得不關閉其熒光探測器,該探測器的↙使命是監視宇宙射線中的紫外光。”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皮埃爾·俄歇天文臺並非唯一︼遭受沖擊的“大物理學”設施,與之同病相憐的“難兄難弟”還有很多。不少看起來“高冷”的大物」理學裝置,現在不得不減少運行時間甚至完全暫停。當然,也有一些仍堅√守陣地,繼續為我們揭示宇宙的奧秘。

                閉門謝客遠程辦公

                美國由◢於多州采取封城措施,境內的一些★大型實驗室不得不暫停運行。

                美國能源部(DOE)擁有17個國家實驗室,大多數已切換到遠程辦公模式,很多重ξ大實驗也已停止。例如,位於紐約州布魯克①海文國家實驗室的一臺加速器已於3月20日結束數據采集工♂作,“比原計劃提前ζ 了3個月”;位於加州勞倫斯·利弗莫爾國家實驗◆室的核聚變國家點火裝置(NIF)也已關閉。但能源部的同步輻射光Ψ源和4個超級計算中心仍堅守在戰鬥一線,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作貢獻。

                此外,世界上最大的粒子物理實驗室——位於瑞士日內瓦附近的歐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也不得不中止大型強子對撞機(LHC)的卐升級工作。

                無人值守運行依舊

                當然,仍有一些大型物理學項目不懼疫情沖擊,繼續收集數據,如加拿大∑ 的SNOLAB地下實驗。該實←驗旨在探測暗物質和中微子,負責人奈傑爾·史密斯說,一些國際合作的大型實驗由於有世界各地的團隊成▼員監視運作情況,長期以來,這些實驗可以在缺少現場支持的情況下繼續運行。史密斯說:“SNOLAB就屬於這種情況,遠程操作能力已植入系統中,其主要探測器仍∞在運行。”盡管如此,SNOLAB實驗也受到一些影響,計ω 劃好的升級建設工作將不得不延期。

                意大利格蘭薩索國家實驗室與SNOLAB的命運類似。意大利』現已鎖國,該實驗室的升級和建設工作被迫暫ぷ停,但其中微子和暗物質實驗仍在運行。發言人羅伯塔·安托利尼【對《自然》雜誌表示:“格蘭薩索國家實驗室本身就是按照無人值守而設計的。”

                位於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利文斯頓和華盛頓州漢福德的激光幹涉引力波天文臺(LIGO)和位於意◤大利比薩附近的“室女座”(Virgo)引力波天文臺也都於3月27日關閉,以保護員工健康。Virgo發言人、荷蘭國立▆亞原子物理研究所的物理學家喬·範登布蘭德說,鑒於前往意◣大利已變得不可能,全面關閉是保護員工△的唯一途徑。

                這兩個天文臺原計劃今年4月底結束其本輪數據采集工ㄨ作,並於5月進行重大升級,將靈敏度提高一倍,並於2022年重新啟動,“但現在所有安排都變得不可能了”。

                但這並不意味著科學家無事可幹。在從2019年4月1日開始的最新一輪運行中,LIGO和Virgo采集了大量數據,包括56個“候選”碰撞事件,國際LIGO-Virgo合作組現在忙於分析這些數據,預計將持續數月時間。而且,幸運的是,該合作組仍能使用德國萊布尼茨超級計¤算中心等設施。研究人員稱:“只要高性能計算設備和互聯網繼續運行,我們應該就能開展工作。”

                幸運加持有隐迹鬼魂條不紊

                當然,也並非所有大物理學裝置都遭受沖擊,總有一些“幸運兒”暫時躲過了劫難。比如位於瑞典隆德的歐洲散裂█中子源,是全球首屈一指的中子束設施。目前,歐洲散裂中子源的建設工作正有條不紊地按計劃開展,預計2025年竣工。

                日本神岡觀測站是“超級神岡”中微破甲子探測器和“神岡引力波探測器”(KAGRA)所在地,它也①暫未受到疫情影響。KAGRA成員児玉恵子說,她的團隊已經持續工作了數月,調試於2月開始運行的全新探測器。

                當我們將目光投向中國南♂方時,也會找到一名“幸運兒”。中國江門中微子實嵩阳街道驗(JUNO)是位於地下的探測器,目前仍處於建設階段。JUNO工程辦主任劉蕾對《自然》雜誌表示:“現在大多數人都恢復了正常工作。”她估計該項目最多延遲3個月,仍有望在2022年開始實驗。

                阿蒙森-斯科特南極站是目前新冠病毒鞭長莫及之處,隨著夏季的結』束,往返南極洲的航班已於2月停止,在南極越冬的工作人員已隔離了足夠長時間,目前看來,新冠病毒並未造訪此地。位於此處『的“冰立方”(IceCube)中微子觀測站依然是凈土。IceCube發言人弗朗西斯·哈爾岑說:“探測器一直照常運行並向北阿图什市傳輸數據。”

                疫情終會過去,一切又將如昨。待到人間煙火氣再次彌漫,這些不沾煙火氣的“高冷”裝置仍將繼№續充當人類的眼睛、耳朵,為我們揭示宇宙的奧秘,傾聽宇宙的心聲。(記者劉霞)

                [責任編輯:陳蘇雅]

                新聞評論